adc影院888

qishu.

一声轻微的响动后,一个火苗蹿出来,酒精打火机。

六个人互相看看,眼中带着嘲笑,似乎在说,我们所用的好工具,就是你李易卖出来的。

转过头他们看向资料室里面的情况,中间是空地,窗户、门和一边的墙边没有任何东西。

倒是另一边的墙上有一个大柜子,柜子有很多抽屉,像药铺的抽屉。

六个人分开,两个守窗户,两个守门口,两个人到柜子前。

抽屉上写有字:吊篮改进、绳索改进、热气球表面涂层改进……

这都不是两个人需要的东西,直到他们看到一个抽屉上写:热气球制造图

一个人用身体挡住光不向别处散,另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拉开抽屉。

抽屉中是一本书,拿出来,翻看几下,果然是有图有说明。

图还是分解开来,等到最后就是组装好的样子。

二人互相点下头,拿出东西的人借着光看下手,上面有灰。

纯洁白灵俏丽迷人

他抽屉搭上边往里推,这时打火机的火就灭了。

六个人摸索着来到窗户边,站在那里侧耳倾听。

过个几十息,推开窗户,六个人连续翻出去。

这个时候不能先出去一个探路,一旦被发现,只能冲,躲屋子里没用。

接下来就是按照来时的路,再一次绕来绕去,躲开一支支让他们闹心的巡逻队伍。

抵达河边,脱掉衣服,包好图纸,再次叼着芦苇的空心秆下水。

他们没有往回游,回去是逆流,他们继续向下。

每隔一会儿探出头看看,大概三刻钟过去,他们才在下游的一处地方上岸。

重新穿上衣服,跑到对面的路边,两个人断后,三个人在前面拉开距离快速前进。

中间的这个身上带着图纸,他也不嫌累,始终猫着腰前进。

“成了,这下先坑他们一次,不是一次,是能坑很长时间,他们又不能在长安城里制造。”

李易听到跟在后面的人传回来的消息,露出欣喜的笑容。

那些人以为能跑掉,却不清楚,后面有人拿着红外望远镜跟踪。

现在天黑了,他们不可能进城,说明外面有据点。

跟上去,至于是不是要打掉那个据点,得根据需求。

已经知道的地方,比打掉后对方又一次派来人建个新的、不知道的要强。

“咱们喝酒吧,庆祝一下。”李成器不想睡觉,感觉刚才好激动。

终于把一套图纸成功送给了吐蕃人,吐蕃人应该会很高兴。

李隆基想了想,明天似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跟着说:“对,易弟,我们喝酒。”

“喝!”李易同样紧张,需要喝酒放松一下。

他的后续计划还没出来呢,现在就可以坑那些蕃邦人一把,开心。

三人赶到食堂,找几个凉盘的下酒菜,才烫半斤酒。

李成器夹起个蚕豆扔嘴里,嚼了嚼。

咽下去说道:“当他们发现里面有一种他们想要却非常少的东西时,不知是什么表情。”

“所以才能卖给他们,用另一个东西来卖。”

李易喝口酒,哈出口酒气,浑身上下都舒坦。

“不然易弟你会如何应对?”李隆基问。

“保密,我要再研究一下,这东西出来,不仅仅是对他们有中,对大唐的百姓也好用。”

李易不说,他等着最后确定成功的时候再说,不然说了白高兴。

不过他对此有着很大的信心,资料上有记载。

三个人吃喝着,吐蕃的人已经有一个人先跑到下水的地方,招呼一声,那群人跟着一起。

他们没骑马,马蹄声太过明显,现在他们有如惊弓之鸟,看到什么都觉得是要来抓他们的人。

他们用两条腿,在长安城的外面从城东绕向城西,然后在路上边分散开,一路往那个破庙走。

距离他们有四五里的地方,有一大群人跟着。

他们也没骑马,但他们有一辆马车,像正常赶路的样子,马脖子上的铃铛被摘了下去。

这么远的距离,前天的人根本听不到马蹄声。

马车上装着武器,以免对方发现后战斗的时候吃亏。

一路走,前面的人拐了,奔咸阳。

“咸阳那里有他们的据点?”郭子仪问出来。

樊凡摇摇头,表示他不清楚。

“我知道,没进县城的地方有一个破庙,说是死了很多人,想来那就是他们的据点。”

一个羽林飞骑的战士说出情况。

郭子仪点下头:“看样子京兆府各县都要打听打听了,哪个地方有什么神秘的事情。”

“这么走的话,几十里路,还不得走到天亮?”樊凡估算了一下距离,郁闷了。

“有马,看到马了,他们在上马。”站在车上用望远镜看的人突然出声。

“把拉车的马解下来,你们等着,我去。”郭子仪伸手要望远镜。

背上弓,带了两壶箭和一把横刀,翻身上马,骑一匹、带一匹。

他根本没拿弩,弩对他来说用处太小,他射箭就行。

其他人也放心,只要马没问题,头儿一定不会有危险。

一个半时辰过去,马蹄上传来,郭子仪骑着马回来了,点点头:“就是那个破庙,我们上去,半路上的树林里有人。”

接着他摸摸望远镜:“好东西,这晚上能看到敌人,敌人看不到我们,可惜!”

“东主已经制作出了很多东西了,有那个热气球,还在乎发现不发现?”樊凡倒是想得开。

“回去,然后在派人装扮成其他的行业,把他们的情况摸清楚。”

郭子仪一声令下,队伍回城,他们去长安城北面的禁苑。

然后取马再回庄子,这样能节省一些时间。

他们轻松了,鸿胪寺中的一大群人此刻也在喝酒,菜放在那里根本没动。

大家就是不时喝一口酒,坐着互相看,不想说话,也不愿意去睡觉。

吐蕃的人是焦虑中又有着期待,其他部族的人却担心人被抓到,然后受不住刑,把他们给供出去。

当然,他们也怀疑,即使成功了,吐蕃人也说失败。

吐蕃人会独自制造很多的热气球,转过头来威胁他们。

“诸位不要着急,即便不成,我们的人也应该能回来,他们很谨慎,事不可为,就放弃。”

吐蕃的人猜到了别人那种心思,他先把话说出来,事不可为,放弃了自然没有图纸。

“可不能拿到手了,然后又说没有,在造出来打我们自己人。”突厥的一个人说。

“不能,都说好的,大家听着,要是那样的话,我第一个反对。”吐蕃人保证。

顶点

qishu.

Tags